一只荒OWO

短时停更寻找灵感的我QWQ

【周叶】轨迹11


周叶,科幻未来paro,HEHEHE
沉迷刷小说,感觉自己快要是个过气作者了hhhhhhhhhhhh
默默给自己加把油~

11

这个夜晚会平静?

从一开始那就是不存在的!

几位队长折腾完正事后没聊多久,队伍后方不可忽视的吵嚷声就迫使他们中断了谈话。

“大概是那些怪物。”叶修手中千机伞立刻变成战矛,“它们难道还懂得要包抄我们?”

“把张副队叫醒,准备战斗了。”喻文州为灭神的诅咒嵌上几颗暗能量石,随后权杖在空中画出难懂的图案。

暗能量多属于黑暗与重力范畴,阵上泛起几丝幽光,那片区域的空气立刻被拉向青年的方向,他手腕一转,灭神的诅咒直指后方,汇聚而来的气流便听话地散成一道道风刃,飒飒飞去,同时那两颗才登场的能量石却也应声碎成了粉末。

随后便隐约听见后方传来欢呼声,大抵是那些风刃准确的击杀了敌人。

“文州啊,你倒是给你这武器找块给力的能量石啊,你这样浪费,哥看着都心疼!”叶修直勾勾盯着飘散开来的荧蓝色粉末,惋惜之情溢于言表。

“老叶你别取笑我们队长啊!队长也很无奈的好么!灭神的诅咒运转时间长,消耗还大,现在哪能找到撑得住的能量石,怕不是要整个黑洞装进去吧!你说的这么轻松你找啊你找啊,找到我们蓝雨出钱买好了!”某神烦剑圣立刻跳出来为自己的队长打抱不平,他抓着冰雨挥来挥去,看上去一副马上要干架的样子。

“我自己升级千机伞都来不及,哪能便宜了你们蓝雨的,啧啧,不安好心,自己找去,黑洞倒是个不错的想法,烦烦加油啊~哥给你精神的鼓励~”

“我*%&\@#/!”

“都闭嘴,有这时间不如再去后面看看有没有伤员。”

“韩队,我看也没这个必要了。”刚刚立过功的权杖上又新嵌了能量石,喻文州无奈地指指附近浓郁的烟雾。

那其中一双双泛着绿光的眼睛,眨都不眨,就这么锁定着一行人。连成一片的烟雾,连成一片的眼睛,很多刚被同伴叫起来还睡眼朦胧的士兵都猝不及防瞬间吓醒,此时却没人来嘲笑他们的狼狈。

所有人都面色凝重的拽紧武器,准备在这里对抗他们进入埋骨之地后的第一个危机。

突然一阵枪声打破了双方的对峙,雾中传来子弹击中肉体的声音。怪物们纷纷显出身形,只是它们的样子和早年似乎并没有什么太大的变化……好吧,除了种类多了不少。

“别怂啊,各位~”叶修那上一秒还维持着步枪形态的千机伞这一秒俨然又成为熟悉的战矛了。

饶是这样严肃的战斗场面上,他那亮眼的武器还是令某位剑圣同志频频侧目,并伴随着各种要求pk的言论。

叶修自然是没空搭理那个烦人的家伙,他悄咪咪观察着周泽楷的方向,手上动作不断,身后是一只只被利落削断了脖颈的怪物。

周泽楷此时正与三四只怪物缠斗,并没发现了那道时不时投过来的目光。他正焦虑地思索着如何打破包围圈拉开距离——手枪近距离无法发挥出实力。

可时间不等人,两只变异狼迅猛地跳了上来,周泽楷奋力一抬手,让那近在眼前的利爪划在枪身上,直发出刺耳的“吱吱声”。

他正想借势将它们推开击毙,岂料刚刚匍匐在边上按兵不动的豹子此刻狠狠扑来。豹子速度本就快,变异之后更是成倍放大了它的优势,周泽楷的视野中仅仅划过一道乌黑的闪电,下一刻便是肩膀上剧烈的疼痛。

——感染?会死?

他飞快皱了皱眉,看着眼前万分狰狞的脸,那豹子成功将他按在了地上,双爪深深嵌入少年的肩膀里,钻心的疼让他差点握不紧枪,两只狼还在边上绕着他转,依稀可以看到有口水顺着獠牙滴滴答答落在地上,似乎是心心念念着想分到口肉吃

——血的味道让它们更兴奋了么……

血液慢慢流逝,周泽楷只觉眼前有些发黑,大脑却反而格外清晰。过去的一切都是白费劲?这只是第一场战斗他就要死了?

——不甘心啊……

——主人,枪体术……

耳边依稀响起穿云着急的声音,这三个字似乎带着奇异的熟悉感,周泽楷眼睛一亮,似乎一瞬间抓住了什么。他逼迫自己集中注意,侧着举起枪勉强瞄准了一下,然后利落的扣下扳机。

枪声在自己耳边响起……一切都仅仅发生在一瞬间,豹子被突如其来的攻击打的一蒙,周泽楷乘机曲腿,将它从自己身上踢开。尖爪离开肩膀,染的鲜红,少年倒吸一口凉气,但他现在没有时间歇息。

他仓促站起身,两只狼眼见到口的肉飞了,凶狠地龇牙咧嘴,停止打转一前一后冲过来。他侧身躲过一个飞扑,接着抬膝一顶,正中狼那柔软的腹部。短短一个滞空时间,荒火不带任何犹豫的瞄准脑袋。这只怪物终于倒地了,些许飞溅的血花或着脑浆沾到少年精致的脸庞上。

他转身一枪命中另外那只伸出的爪子,对方瞬间停下本来的动作吃疼的掉在地上,嗷嗷叫着要站起来。周泽楷抬脚踩住他,眸中一片冷漠,果断提枪崩了它。

先前被踢飞的豹子此时故技重施,匍匐着想要接近,它刚刚绷紧后退的肌肉准备跳起,一颗子弹抢先一步贯穿了它的脑袋。无头尸抽搐了几下,随后安静地躺在了地上,和它的每个同伴一样……

“小周?你怎么会……还好么!!”早在刚刚,叶修想赶过去救场却看到少年突然爆发的枪体术时,他便硬生生止住步伐,耐心等到他独自解决之后才过去。

周泽楷看着对方眼中抑制不住的担忧,扬起一个温柔的笑容,失血过多的感觉终于席卷全身,他闭眼安心倒下,果然立刻摔入了温暖的怀抱。

“小张小张,快来帮个忙!”

游走在队伍中进行救援的张新杰从容赶过去,举起武器,逆光的十字星上柔和的光芒汇聚成涓涓细流覆上周泽楷的肩膀。

逆光的十字星属于罕见的支援类武器,张新杰此刻正是用光能量在对伤口进行活性化,加快肌肉组织的再生,借此来完成治疗。

“他只要再休息一会就好了,叶队我先走了。”

叶修点点头,自己守在少年边上,安分地击退那些因为血腥味而不怕死冲上来的怪物。

老实说刚刚他早就发现了周泽楷那儿的危机,叶修知道自己内心有多么希望冲过去保护他,可理智却也时时刻刻提醒他,如果小周无法克服面前的问题,那么之后他就无法成长。就算是斗神,也无法时时刻刻护着他……

所以当看到少年被豹子按住时,叶修几乎无法控制住自己,他咬紧牙,双眸眨都不眨地锁定着少年。他的小周没有让他失望,只一个瞬间,局面反转,三只怪物被他利落的解决。

——那个枪体术,虽然还很稚嫩,但果然……

叶修承认那一刻他松了口气,然后迅速来到少年身边接住他。

枪体术这一说最早就是周泽楷向叶修提出并完善,他本人自然是最擅长的,将枪和体术完美结合,三步的距离精准控制住敌人,可以说他对枪的运用已经是登峰造极。现在的他虽然失忆,但这些印刻在身体上的记忆,可不会轻易忘却。

所以在生死存亡的关键时刻,他这不就想起来了么。

战矛一记龙牙接上圆舞棍,地上又多了两具温热的尸体,叶修垂眸替周泽楷理理头发,笑得无比开心。

“小周,你能想起枪体术,哥可放心了不少!”

天空仍未亮起,他们的这场硬仗还得继续下去。不远处依稀可见冰雨划出的寒光,灭绝星辰带起的风尘,烈焰红拳轰出的冲击波……

埋骨之地,这不过是刚刚开始……
      
    
 
视角转回霸图军区

男人左看看右看看,厌恶地啧了一声,加快了步伐。

于是宁静忙碌的军区内,一道身影闪进了宿舍区,然后在不短的时间之后,又从容地离开那里。本就已经是夜幕降临,这令他的行动几乎能够不被任何人发现,然而计划赶不上变化……

“刘副队!要走了么!不再坐一会么?或者留下来过个夜?”路过的年轻士兵疑惑地看着来人。

“不了不了,我只是想来看看叶哥,他们既然已经走了,那我也就早些回去了。”那一句副队显然非常受用,男人收拾起自己显而易见的不耐烦,迅速给了来人个笑容,客客气气道了别。

临走前他面露凝重,认真拉住那个送他出去的士兵,严肃地告诫说:“你可千万别告诉叶哥我来过。…………为什么?当然是不想再让他费心咯,反正我也没什么大事!”

得到了士兵的一再保证加上一个感动敬佩的眼神,男人终于是一脸得逞的笑容,草草告了个别就登上飞船离开。

然而大概只剩点点星光可以窥探到他转身之后那恶毒而怨恨的眼神,整个霸图仍旧平静而忙碌,就好像什么都没改变。

只是一切的一切,却又顺着一条隐匿的轨迹,开始悄悄运转起来了……

评论

热度(9)